小说 > 孺慕生欢 > 第五十一章 被绑

大发快三—大发分分彩押大小

  天空应景的下起了大雨,厚重的云雾遮盖住了月光,一切都隐在雨幕下,隐隐约约,看不真切。

  慕槐来到她的窗前,看着大开着的窗户,仍雨水不断的冲刷自己,屋子里已经没有她的踪影,空气中有雨水的潮气,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异香,他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,心脏猛然一抽,一片昏暗中竟第一次出现惊慌与无措。

  元绍赶到时就见自家公子身处一片黑暗中,一动不动的站在那,如同一尊雕像,而等他靠近时,才发现慕槐浑身已经湿透,脚边蔓延开一滩水迹,而衣摆还在滴着水。

  “元绍。”

  慕槐冷不丁的出声,元绍忙单膝跪下,恭敬回到:“属下在。”

  “不管用什么办法,去将她给我找到。”

  他语调没有任何起伏,可元绍知道,公子这般语气定是怒到了极点。

  雨声不断,层层水雾笼罩,那些寥寥灯火也似不真切,屋子里静得出奇,他摩挲着那倒满茶水的瓷杯,青瓦滴落的水滴敲打着窗栏。

  当初就不该让她留在欲花楼,如果自己能多留意一点,如果让人一直在暗中保护她,如果......

  “啪!”瓷杯应声而碎,碎片扎进皮肉,手臂的伤口也隐隐作痛,许是崩开了,可他毫不在意,夜,还很长......

  慕生欢睁开眼,可眼前却仍是一片黑暗,眼睑上传来粗糙的触感,是自己的眼睛被蒙住了。

  不远处传来不急不缓的脚步声,而后是房门被推开的声音......

  来人似是走到她的跟前,站了片刻后发出一声轻笑。

  “慕生欢,滋味如何?”

  “雅琴?”

  慕生欢心中虽恐惧,却还是一下便认出雅琴的声音,心中惊疑,不明白雅琴为何要如此。

  而雅琴面色阴冷,妩媚的面容因嘴角的狞笑,显得几分狰狞,她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双手被缚的人,蹲下身,拿去遮盖她眼睛的黑纱。

  而慕生欢被突然的光线刺得眯起眼,看着窗外的晨光,翠绿的枝叶间还带着昨夜的雨水。竟是已经到了翌日清晨,雅琴一双凤眸冷如寒霜,还不等她适应,便说道:“听说你将楼里的姑娘都遣散了?”

  慕生欢看着她阴冷的眼眸,正疑惑她是听谁说,可想起楼里还有她的伙计和嬷嬷,心中已是了然,点点头,见她挂着冷笑,毫不畏惧的说道:“没错,与其在那强颜欢笑活受罪,还不如放她们离开,你那般对仙儿,迟早会遭报应的!”

  雅琴不怒反笑“报应?慕生欢你好好看看,如今是你遭报应还是我遭报应,少爷将欲花楼让给你,可你呢,你都做了些什么好事?”

  慕生欢听她提起解秋瞬间就泄了气,她可以指责雅琴心狠手辣,可不得不承认,正是因为有雅琴的打理,欲花楼才如此繁盛,而自己接手才几日,便落得如今这般模样。

  如今欲花楼没了,自己还欠他五百两,她的确有愧于解秋......

  雅琴见她不再吭声,突然伸手扯住她的头发让她脑袋不得不往后仰去,看着她吃痛的模样,沉声道:“你知道吗,少爷便是身在西云都不忘传书信问你的近况,慕生欢,你到底使了什么妖术!”

  她与少爷来到东瑞,其目的就是为了慕家,处心积虑的与慕家作对,在生意场上几番闹出动静,更是让她留在欲花楼,打探着各种消息,都是为了引起慕家的注意。

  炙手可热的东瑞首富,既不是皇亲,也不是宦臣,任谁都会动拉拢的心思。

  可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毁在这个贱人身上,便是她说慕生欢拿走了卖身契要将姑娘全部遣散,他也说无碍,凭什么!她为欲花楼付出了多少心血!凭什么她一个臭丫头可以来指手画脚!

  而自己为他做了那么多,甚至不在意名声而委身青楼,他都看不到,反而将所有心思都用在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黄毛丫头身上!

  所以,趁现在少爷只是有点兴趣前,将她同仙儿一样解决了,一切都还来得及。

  少爷当初夜夜来听仙儿唱曲儿,而之后自己强迫仙儿接客,将她关在后院,少爷还不是一句都没过问,对,只要将她毁了,少爷就会同以前一样了......

  慕生欢吃痛的看着愈加愤怒狰狞的雅琴,正欲开口,便见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走了进来,而雅琴也松了扯着她头发的手,看到她跌倒在地,冷笑着退到一边,理了理衣裳,说道:“带下去吧,叫大伙悠着点,若是弄死了,饶不了你们!”

  男人猥笑着走上前,搓着手,上下打量着只穿着亵衣亵裤的慕生欢,而慕生欢惊恐的看着不断靠近的男子,见他朝自己伸手过来,慌乱的惊叫着。

  男人将不断踢踹的慕生欢抗在肩上,朝雅琴道了声谢,便忙带着人离开了。

  木屋内,空气中充斥着汗臭味和各种刺鼻的气味,几个男人团团将她围住,猥琐的笑声,轻佻的言语不断传入她的耳中,她哭喊着,乞求着,眼泪不断滑落,可这反而让他们的动作更粗暴,雪白的亵衣很快便被扯碎,露出月白的肚兜,上面的栀子花娇艳欲滴。

  手臂被划破她亦浑然不觉,恐惧让她浑身麻木,只不断抗拒着,踢踹着。这似乎惹恼了为首的男人,只见他扬起手掌便是一耳光打去。

  慕生欢被打得一阵头昏,脸瞬间红肿一片,嘴角被牙齿磕破,渗出丝丝血迹,她突然就停止了挣扎,身子依然在发颤,却是死死盯着眼前的男子。

  “臭娘们,哥几个好好伺候你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  他话音刚落,见身下的人正发狠的瞪着自己,正欲再给她一耳光。

  然而身边却突然安静下来,回头一看,只见周围的几人皆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......

  “谁!”谁敢来他恶罗寨闹事!

  慕生欢只觉眼睛被覆上,而后听见几声重物落地的声音,在之后便后颈一痛,陷入混沌前,依稀能感到自己被人轻柔的抱入怀中......

  

  http://www.beijiabattery.com/books/28/28024/450970751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lvsetxt.com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vse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