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万法无咎 > 第九十二章 十年修行 一梦惘然

大发彩票

  归无咎在贞如岛闭关的第十一年,星月门终于再次乘元鼍飞屿骚扰荒海。许是上次五百飞宫所进袭的路线,正是彼辈对荒海海图精心研判之后的最优选择。这一回此辈的星散飞宫,依旧光临了贞如岛。

  或许只有余玄宗采纳了归无咎所言的策略,人为的空置部分岛屿,叫星月门知晓如今的路线并非最优解,否则星月门多半会一以贯之。

  飞宫到贞如岛门前时,独孤信陵本拟出手将来人直接打杀,却被归无咎阻住。归无咎悠然行功,炼化杂玉。于岛外破阵之举不管不顾。任由阵外之人折腾了三四个时辰。试出护岛大阵果然坚实,岛内一土一石未损分毫。归无咎暗自点头,这洞府果然经营得足够牢靠。

  三四个时辰之后,就在星月门修士唯恐误了时辰,选择放弃攻击遁走时。归无咎才命独孤信陵出手将之留下。

  以一元婴三重真人对付四位金丹修士,自然是手到擒来。独孤信陵用了两三个呼吸功夫便将四人活捉,以拷问神识的秘法搜索消息后,再将之灭杀。

  不过这一次缴获远不能和十一年前相比。十一年前有那等收获本也是巧合,桑道人、李道人、甚至林道人本是星月门下较有希望进阶元婴的修士,只是阴差阳错差了一步半步。

  尤其是桑道人,灵形境时几乎被当做未来的元婴三重修士培养。身家自然不薄。精玉暂且不论,更让归无咎得了“空蕴念剑”的大缘法。

  这次的四人,却只是四位普通的金丹修士。清点四人纳物戒,所获不过数万精玉,几件低等法宝,根本不值得一提。

  不过到底还是有二物对归无咎起到作用。

  其一,斩杀这四人,自然多了四枚金丹。

  归无咎初入中曲岛时,本拟备下一枚便可。之后得了桑道人四人之丹,无论如何也足用了。但那是独自游走于荒海而言。

  若一试探玄会,玉岚秘境中极有可能短时间连续和多位金丹修士交手,处境战况和与预想绝不相同。更何况敢于参与此会的,都是自恃高明之辈。因此于此物倒是有备无患。

  另一有价值的,便是几条有关星月门的秘闻了。其中一条和归无咎关系最为紧密。十余年后下一届探玄会,星月门将有极厉害的人物隐匿身份与会,修为之高距离元婴也不过一步之遥。

  又是四年过去,归无咎在贞如岛闭关,已经是接近第十六个念头。

  洞府之内,明光莹莹。一点似风似雾的清气,从数十丈深的坑洞内袅娜升腾,摄入倒扣的白玉漏斗之中。漏斗中杂玉一化为五,当中一道纯粹雾气直入归无咎玄关一窍。

  归无咎此时浑身通透犹如金像,清光流转,半隐半伏。那内外光华起伏交映之间似乎可看到,他距离内外映彻、通体浑金的境界,也不过一线之差。少则半载,多则一载,便可做到这一步,计算时日,前后不过是一十七年。

  若归无咎独自一人修炼,要做到这种程度,即便步步小心,闭关之中长短松紧无不协调,至少也要二十二年时间。这争取到的宝贵五年,便是独孤信陵之功了。

  独孤信陵能够起到如此大的作用。一方面是她元婴三重境的修为,眼界经验俱极为不凡;另一方面由于秘法受制的缘故,独孤信陵也能及时感受到归无咎的心境变化,这倒是一项得天独厚的便利。

  须知即便是九大上宗真传,也绝无可能得享元婴三重境真人贴身服侍,更施下心印秘术。

  不过话说回来,其余资质灵根在归无咎之上者,本也不需要这等安排。彼辈二百岁之前定成就元婴,道途之难在于几道凶险难关,却不在于速度快慢。

  就在这时,归无咎心头一跳,周身元光如投石入水般荡漾开来,好似发生了什么极为重要的事。归无咎睁开双目,中断行功。

  室内交相辉映的玉色顿时散去大半,仅余紫玉珊瑚的柔润单薄的光芒。那如丝如雾的五行杂玉失去元玉精斛牵引,如细沙般洒落坑洞,一点五行流转的性灵也随之消散。

  归无咎长身而起,打开洞府大门。走出十余步去,抬头望去,看着天上白云变幻千般形态,时聚时散,出神许久。

  孤身闭关之人,洞府内外必定尘积土掩,草木灰败,甚至连门户山石都宛然一体,面目不辨。不过有独孤信陵时时打扫,这阵法之内,洞门之外,反而是一片清新可喜的净土。

  在确定外力极难动摇岛屿寸土后,独孤信陵更在此处种植了许多花草。此时正是初夏,柔条轻叶,珊瑚薄草,郁郁霏霏。

  第二日。归无咎并未修炼,晨起之后不过饮茶静坐,焚香操琴。午后或在洞门外漫步闲游,采叶折枝。

  第二日,第三日….同样如此。

  这十余年时间归无咎进境极快,独孤信陵心中也是欢喜。可是现在归无咎明明并未有任何异常,却突然中断了修炼,她不免有几分忧虑。若是一日两日还好说,许是调和心境,张弛有度。

  可是一连月余,归无咎都是这般度日,不似修道中人,倒像是隐居海外的名士隐者一流。

  转眼间已经第四十九日。归无咎在院落中散步,手持一朵鲜花在鼻端轻嗅。独孤信陵觑准机会上前一步。挽住归无咎手臂,问道:“主人莫非修行中又遇到了关隘?主人不妨将心中疑惑讲明。或许有奴婢能够尽一分力的地方。”

  这十余年来,她在归无咎面前虽事事尽力,但已不再是一副唯唯诺诺的神态,算是建立起几分主仆间的感情和默契。

  归无咎再如何道念通达,毕竟年岁在这里。遇到独孤信陵时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。而独孤信陵在这一段苦修之旅中,形影不离的陪伴了一十六年。看在她万般尽心的份上,总也不能一直对她冷面相对。

  然而此时,归无咎只是摇头不语。一拂袖,手中出现一只清爽小巧的木杯,当中大半杯清酒馨香易醉。

  归无咎一手执杯,一手拈花,在门前空地走了十多个来回。最后坐在一方青石之上。

  终于,将这杯酒缓缓洒落在地,归无咎轻声叹道:“旧梦虽散遗音在,醒时难辨眼前人。”

  自第五十日起,归无咎继续修炼如旧。

  http://www.beijiabattery.com/books/26/26658/451078914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lvsetxt.com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vse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