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训夫攻略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人情冷暖

大发六合

  顾遥和郑智二人的事,只郑世子夫妻知道,并未过明路。郑智走的时候,顾遥并不方便去送别。那日分开后,便是最后的分别。

  在郑智最初离开的日子,顾遥非常不安。不安久了,便是安稳。

  “孟家那边来人说,保定侯已到密云,明日进城。”

  听闻这个消息,顾遥赶紧让人通知顾知县。

  春耕即将开始,顾知县正在路知府哪里,商议今年春耕之事。确切地说,是商议玉米种粮售价,以及种粮收入分配问题。

  去年种玉米的千余亩田,顾家占一半,另一小半是官田,只少部分是顾知县代表官府和地主赁来的。但实际上,赁钱又是顾知县自己出的。顾家只是一般富农,不把种粮收入给他,说不过去不说,也会让顾家难以继日。若都给,这,三十个钱一升,顾家私田均产二十余斗、二百多升,一亩是别家五六倍。别说百姓,路知府自己都眼红。

  顾知县再三追问,路知府才说了自己的担忧,还道:“非本官多思,而是太多人盯着了。”

  听了这话,顾知县不由长叹一声,还是女儿说得对,不提前说好真是有理都说不清。还好,也不是没有别的法子。

  顾知县道:“宛平官田四百亩,约莫一半产出可以做种粮,可种万亩良田。宛平虽有千余顷十万亩耕田,会种这玉米的,两三万亩足矣。下官这里有个法子,先卖官田、再卖顾家私田。收了钱后,顾家再还种粮的钱,一亩补三百钱;若是顾家卖不出种粮,最后按廉价口粮卖了这些玉米,一亩按本钱,补一百钱。不知大人意下如何?”

  果真如此,宛平县衙进账近万两,宛平进账,就相当于顺天府进账,路知府如何不同意?且有了宛平做表率,大兴也需如此行事。

  “如此甚好。”

  路知府捋着胡须颔首,随即又问这玉米当做口粮卖一斗欲卖几何。顾知县才要回答,顾家来人,报了孟家即将进城一事。顾知县请了明日的假,这一日却是很晚才归来。

  顾遥再一次叨叨着:“孟爷爷定然乘马,城门开不多会儿,便能抵达。卯时开城门之际,我们需得到那。”

  顾知县笑道:“好了,天色已晚,你快些睡去。我们父女,晨起困难的,可不是我呢。”

  这一刀补得好狠,顾遥含泪告别父亲。实在是太兴奋了,顾遥钻进被窝后,根本难以入睡。不出顾知县所料,次日晨起又是一场艰难。

  顾遥勉强支撑眼皮,数度眺望远方,每每失望而闭目。顾知县看在眼里,于心不忍,便道:“别掀帘子了,你再睡会儿,有爹看着,他们到了再喊你。”

  “爹又不认识孟爷爷!”顾遥嗔道。

  张胜、张泉兄弟俩同时道:“俺认得。”

  顾遥无话可说,只得放下帘子,缩着身子躺在长椅上。才闭上眼睛,就听张泉道:“哥,俺瞅着那须发全白的人,有些像保定侯。”

  张胜道:“保定侯头发虽白,何曾白成这样了?”

  张泉道:“那是你不知道。去年来之前,老将军请侯爷吃饭的时候,就是这般模样。”

  张胜道:“那你也不能随便指个老人啊,那人身侧统共四人陪着,怎会是保定侯?”

  听到这里,顾遥一咕噜爬起来,掀开帘子一看,不远处的五骑,打头的虽须发全白,但那长相,不是孟善,又是哪个?她跳下马车,站到顾知县身边,念叨着:“爹,那就是孟爷爷。他,怎变了这许多?”

  顾知县哪知?只得安慰女儿:“这乃常事。老人有的爱白发,有人年过古稀,白发比爹爹的还少呢。”

  且说孟善,快马加鞭赶来,是要直接进宫面圣的,因而不让任何人接他。这会儿见着神色激动的少女,眉眼虽变了许多,却是顾遥无疑,他立即勒马。

  “孟爷爷!”

  孟善才下马,顾遥就扑了上来,一如当年离别一样。孟善冲顾知县点了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,而后便安抚怀里的少女,他低声道:“快起来,都是大姑娘了。我方才没瞧清,似是变了好多?”

  顾遥听话的抬起头来,方便孟善看清自己。

  近几年,孟善的记忆力并不是很好,忘了很多事,对发妻的印象,却愈加深刻了。顾遥长开的眼睛,那股子淳朴的天真,实在是太像了……

  扶着顾遥的双手,禁不住颤抖。

  “孟爷爷?”

  “我很好,乖,去孟家住几日,可好?”

  顾遥挺想的,但是,她现在和父亲住,不是爷爷。听见这话,她立即回头去看顾知县。

  顾知县这会儿一直在叹息,他啊,想起三年前父亲在宛平的日子。他同父亲不够熟稔,习以为常,便以为顾遥同老爷子的疏离,也是正常的。这会儿看着激动的孟善,漫说顾遥了,自己也被深深地感动着。

  “想去就去吧。”

  孟善为了听顾遥说话,弃马登车,慢慢悠悠地进了城。顾知县跟在马车旁,听着里头一老一少讨论典籍,不由擦汗。入仕多年,俗事缠身,他已许久不曾读书。有些典故,他自己都有些忘了。结果,车里那人却如数家珍,且自家姑娘更胜一筹,没多会儿,孟善便朗声承认自己败了。

  送孟善入宫后,顾遥回家取行装,欲搬去和孟善住几日。顾知县大步进了西厢,扫了一遍书案后,问她:“你平日一直读书?”

  顾遥道:“每天都会读,时间多就多看,少就少看。但是不管怎样,定会抽些时间来看的。”

  闻言,顾知县叹道:“才十一岁啊,你怎就是个女儿家呢?要是个男孩子,这会儿可以去考个案首回来了。”

  顾遥汗颜。

  她来此间七八年了,别人眼里基本是从零开始的,但实际上她底子很不错的。时下女子该会的女红、厨艺,她不过是浅尝辄止,会了就好,不追求更好,因而并不费时。节省下来非常多的时间,七八年间,几乎等于只学这一门功课,怎能不精益?

  顾遥笑道:“爹想多了。我呢,只是记忆力好一些,并不大懂这些话的意思,更不会拿这些来做文章。死记硬背,不值什么的。好了,爹爹,我不在这几日,你记得好好用饭,有空陪陪商哥儿。”

  说曹操,曹操到。

  琴姨娘带着商哥儿进来,忙道:“怪道六少爷最喜欢五姑娘,才听见说姐姐要走,闹着要来看姐姐。五姑娘干脆带着六少爷去孟家,老爷,你说呢?”

  

  http://www.beijiabattery.com/books/26/26155/451023000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lvsetxt.com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vsetxt.com